玄穆

【魔兽衍生】玩魔兽不要谈恋爱(隆穆)

囧晨昏:

世界上有两大恶魔,一个叫加隆一个叫米罗,这是穆二十岁泣血得出的结论。

他一段时间失眠严重,问同寝室的米罗有没有解闷的玩意。米罗立刻奉上闲置账号一个,上面写着魔兽世界,某区某服,账号密码。

穆很少玩网游,不过这个游戏口碑不错,小伙伴们都在玩。米罗信誓旦旦,他的小号上什么都有,点卡够玩一年的。男生寝室一阵阵呐喊,许多人盯着同一个屏幕,穆没抵住好奇心的诱惑,决定上去一探究竟。

结果是悲伤的,加重了他的烦恼,他现在失眠更严重了。米罗号上有一个40级的矮人牧师,穆看着差不多,就登了上去。名字十分欠揍,叫作“你二大爷”。游戏会提示“你二大爷上线了,“你二大爷下线了”,穆那时还不知道,这个奇怪的名字会刺激到某些神经过敏,排行第二的男人,使其恼羞成怒。

他上线的地点在藏宝海湾,城里住着奸商,城外原始雨林葱绿诱人。他出城闲逛,做任务,忽然身边闪过一个人影。系统提示“你二大爷已经死亡”。

“不是吧?”

穆擦了擦眼睛,确定已死,一个兽人玩家路过背后给了他一棒槌,他连对方的职业都没看清。这就是传说中的pvp服务器,对立阵营,以及杀小号。

穆叫来米罗,寻求解法。

“这个简单,难不倒我。”

米罗叫他加入小号公会。

“有公会护着,人多不怕。”

事实证明,这是一句反话,打脸打得啪啪响。米罗的小号公会叫《妈妈说公会名字取长一点躲在树后会被部落看见是真的吗》。顶着这么一长串字符招摇过市,隔着一堵墙都能看见有人藏在里面,简直成了击杀的焦点。

好吧,矮人牧师只有40级,哪里是大号的对手,于是穆躲进城里买药,发着牢骚。这时候,面前刷出一个亡灵贼,一身破烂,吊着根裤腰带,膝盖骨露在外面,丐帮即视感。

亡灵呆了一会,下一秒钟闪过来就是一刀,小牧师立扑。之后亡灵贼也被卫兵七手八脚干掉了,藏宝海湾是中立城市,不允许pvp。

“你二大爷已经死亡”,放魂,跑尸扎绷带。“吱吱吱”,地上多出两座新坟,那个肇事的亡灵也活了过来,两人肩并肩坐下啃面包。

亡灵贼虽然没有再砍他,但是一个劲的挑衅,极尽所能。对着矮人牧师放屁,对着他磨牙,对着他吐口水,跟这个人物有仇。

穆忍无可忍。

“米罗,你说这个人是不是有病?”

米罗凑过来盯了一眼,亡灵贼正在穆的坟头扭屁股,头上顶着大大的“海霸王”。

“哟,海霸王,我还是安井鱼丸呢。杀小号多没品,别搭理他,准是个神经病。毕业了不下副本不刷战场,蹲荆棘谷,人格多扭曲啊。”

穆似懂非懂的点头附和,米罗只顾干笑,脑子里灵光乍现,想出一个绝妙的主意。

“小号没意思,不如我帮你弄个大号,来我们公会开荒,我偷偷塞装备给你。”

穆想着,游戏玩多了不好,只不过新鲜新鲜,玩些还是上图书馆吧,于是拒绝了米罗的好意。然而他最终没能去成图书馆,连晚饭都没吃上。因为那个亡灵盗贼一路跟着他,走到哪杀到哪,除了进城。

穆有一副好脾气,刚开始不当个事,捡回自己的尸体继续做任务。哪知那人铁了心了,愣是啥也不干,就守着穆杀,杀了还吃尸体。荆棘谷沿途摆满了穆的坟墓,别的小号都没事,就盯上了他。

这种无聊的暴行激起穆的倔脾气,你不许我在这里练级我偏要,看你点卡多还是我耐性好。两个人一追一跑,在那张遍地野兽的地图卯了一夜。厕所不上,饭不吃,杠到凌晨三点。

最终以穆忍无可忍的下线,结束了这场低级趣味的争斗,他赌咒发誓再也不碰烂游戏了。陶教授说玩魔兽会走火入魔,果然不是瞎掰。

他想轻松轻松,寻个稀奇,结果是更加的睡不着觉。一肚子的气,气得要爆炸。这位温和的室友极少这样,阴着脸,一对淤青的黑眼圈,斜视米罗,看得阳光青年一个劲流汗。

“呃,我承认魔兽太暴力了,那个部落的蠢猪,他欺负新人!”

穆遭到了沉重打击,很长一段时间恢复不过来,眼看作业没处抄,机智的米罗拉他吃饭。说是补偿补偿,学校外面大排档,饮料,地摊饮食随意点。

怕他无聊,又打电话约了一个损友,能说会道的那种。两人讨价还价,说好了好米罗出钱,啤酒随意喝,但一定要哄好他的朋友。他唤来的是个大龄男青年,发型爆炸,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任两人磨破了嘴皮,穆只是默默的扒饭,并不插嘴。大龄青年叫加隆,米罗泡吧认识的坏蛋。年纪虽大,德行和未成年人差不了多少。他今天特别豁达,不停的废话,米罗记忆中,还没有这么热情过。

问题出在穆身上,加隆跨进餐厅第一眼就看上了他。皮肤白,眼睛大,萌萌哒。可是这个小美人,咋撩不动呢?他看上去无精打采,眼睛无光,失恋了?

加隆把大头转向米罗求教,听到模糊不清几个字。

“魔兽…”

“什么?”

“魔兽世界…”

噢,原来是同好啊,正中下怀。加隆对这一行勾当充满信心,拍打着穆的肩膀。

“说起魔兽,哥哥我的经验可丰富了,那些联盟狗都不是我的对手。告诉你一件有趣的事,昨晚遇上个傻逼,叫什么“二大爷”,名字取得就欠扁。我上线看到他,气不打一出来,追着他杀了一晚上,算是把那孙子杀得不敢上线,那感觉可棒了。”

穆一直淡淡的,忽然间有了反应,可见这番经历曲折动人,他喜欢听。只见他抬起晶晶亮的双目眸,盯得加隆心跳加速,自古美人爱英雄,他这pvp小能手牛刀小试能撩翻一个阵营。

“你认不认识海霸王?”

“呀!那就是哥哥我的盗贼啊,你怎么知道?”

穆忍住把碗扣到他头上的冲动,缓缓站了起来。加隆不懂什么意思,眨着眼睛等待穆的提示,穆朝他微笑,轻柔的嘴唇凑到大龄男青年耳边。

他说了什么,然后拿了自己的外套,飘然离去,留下傻呆呆的加隆。

“哥们…我忘了跟你说…”

“冷静!不要慌,大风大浪都见过,这对我来说完全没有关系!”

米罗猜出个大概,心底默默为损友点蜡,好在他和穆不在一个学校,或者一个单位,大不了以后不约在一起吃饭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他心底存了一点好奇,穆到底对加隆说了什么,能把他吓呆,他这么想就这样问。

加隆翻了个白眼,面无表情的望着天。

“他给我说,希望我被杨叔抓去电一电。”

米罗用了好大劲,勉强憋住没笑出声,脸上肌肉不住的抽动。说得好,说得妙,加隆这神经的毛病是该治治了。

“你这人也是的,追着人家杀了一晚上,精力过剩啊。”

大龄男子满肚子委屈。

“谁叫他取个名字二大爷,怎么看都像在说我,还《妈妈说公会名字取长一点站在树后会被部落看见是真的吗》,瞧不出他一表斯文,内心猥琐。”

“那是我的号。”

米罗为他的争辩画上了休止符。

“好好的你玩矮子干嘛?”

“你还玩死人呢。”

口舌之争毫无意义,人已经给彻底的得罪,以后还想撩穆,恐怕得费一番周折。



评论

热度(9)

  1. 玄穆囧晨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