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穆

【米罗生贺】天蝎宫记事(十一)

米罗江浪打浪:


米罗生快!


其实我真的没有弃坑。


只是懒得写而已。


十一


冰河?!


我还来不及心疼那掉在地上的苹果兔子,一只黄毛鸭子就飞到了我面前,背后跟着弗莱雅小姑娘。


我看看冰河,再看看弗莱雅,感觉自己和他们有了代沟,人家十三四岁就知道和小姑娘勾勾搭搭眉来眼去,我十三四岁还生活在老大的压榨之下,天天晚上给教皇打扇子做针灸,白天还得和一群一激动就光膀子的大老爷们训练,我容易吗我。


冰河看我一直盯着脚下的苹果兔子,他有点奇怪地问我:“米罗前辈,怎么了?”


我拍拍冰河的肩膀,冲他笑了一下,问站在后面的小姑娘:“你好,你就是弗莱雅吧?”


弗莱雅乖巧地点点头,冲我笑道:“你好,米罗先生。”


多懂事的小姑娘,跟我见面的第一句竟然不是问我和老大加隆卡妙的关系,我有点感慨,忽然身边一冷,卡妙搓着个球站在我旁边,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们仨。


看来正主们都到齐了,我可以放心大胆地拉皮条了。


我说:“弗莱雅,我们家冰河是个好小伙儿。”


弗莱雅一脸状况外,冰河的脸有点红,卡妙在一边默默地搓球降温,完美地诠释了身为背景板和空调的职业道德。


“冰河现在虽然名义上是个青铜,但是大家都明白,死在他手上的神都够做一碗苹果刨冰的,以冰河的实力来看你是绝对不会受欺负的。”


“弗莱雅,我跟你保证,你现在对冰河来说绝对是第二重要的女孩子。”


冰河看起来对我把他妈妈称作女孩子十分满意。


我继续说:“冰河这孩子,跟他老师一样,有些感情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一紧张就容易手滑,有时候还容易脚滑,但是毕竟他是发自真心地想对你好,麻烦你平时多担待着点。”


卡妙手上的冰球越搓越大,冰河的脸越变越红。


我说:“那冰河就托付给你了。”


弗莱雅说:“好的。”


得到弗莱雅的肯定答复后我转身就走,让这些年轻人们自由地谈恋爱去吧,老人家留在那里会被驴踢的。


卡妙跟着我走了。


沙加和穆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偌大一个天秤宫找不出一个敢夹在我和卡妙中间的人。


我很害怕,真的。


我非常怕卡妙再抽风跟我来一次情深深雨蒙蒙米罗不走成不成,到时候我浑身上下别说两张嘴,八张嘴都说不清,最关键是我必须面对指甲油和清白名声的艰难抉择。


我提着刨冰越走越快,卡妙在后面越追越紧。


bang。


我撞上了一个人,一个比我高一点点的海蛎子精。


救星啊。


加隆正在和我失散多年的亲弟弟海皇朱利安唠嗑,被我撞了一下后他非常霸气地转头,看到肇事人是我愣了一下。


我紧紧抓住加隆的手,说:“隆哥。”


加隆眼睛一亮:“米罗,你终于想通了吗?”


尊贵的海皇大人了然地看了加隆一眼,他拍拍加隆的肩:“隆隆,干得好。”然后便追寻着女神的踪迹隐没到人群之中。


我眼睁睁看着一个人傻钱多的大饭票消失在我面前,我问加隆:“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加隆说:“他天天在误会我。”


我问:“误会你什么?”


加隆说:“误会我还是当初的海界大长老。”


我问:“那他误会我了吗?”


加隆说:“他误会你改变心意想和我一起加入海界。”


我收回了抓住加隆的手,因为卡妙手里搓的球已经快爆了,我怕被冰渣渣崩一脸。


加隆反手抓住我:“米罗,你终于想通了,我就说嘛,那么多刨冰你一个人肯定吃不完,来,让你隆哥帮帮你。”


我说:“不要。”


卡妙换了个手搓球。


我现在不仅感觉后背凉飘飘的,连屁股凉嗖嗖的,眼看着加隆的另一只手已经伸到了刨冰盒旁边,我心道不好,加隆这个爱搞事的混蛋,他就是看见卡妙在旁边才故意这么做的,平常他哪敢跟我作对?我可是连他有多少小黄本都知道的人。


加隆作势要抢我的刨冰,我皱着眉往后躲,一下撞到了卡妙的身上,卡妙扶住我,又上前几步站在我和加隆的中间:“双子座的加隆,你想在此发动一场千日之战吗?”


加隆挑眉道:“出去打?”


卡妙一甩披风就往天秤宫门口走。


加隆笑着看了我一眼,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秒加隆就叫住卡妙:“喂,那边那个玻璃瓶子!”


卡妙竟然真的停步转头了,他用眼神问加隆:你反悔了?


加隆说:“我不想跟你打,我看中的对手只有米罗一个人。”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好几个小姑娘当场尖叫一声晕倒在地板上,我差点抓不住装刨冰的袋子,满脑子想的只有一句话:


海飞龙误我!


卡妙的脸彻底黑了,燕尾眉愣生生皱成了一字眉,他说:“你现在不仅仅是冒犯了吾友米罗,还是对我水瓶座卡妙的蔑视。”


加隆笑了,他说:“对啊。”


我忍不住了,故技重施冲上去抓住加隆的肩膀前后摇摆:“大哥我把刨冰分你一半你别闹了行不行!”


我刚说了一句就感觉身后有种异样的气氛,我放开眼冒金星的加隆,小心翼翼地往后看。


卡妙有点伤心地看着我,说:“我做的刨冰只给你吃的,米罗。”


我十分感动,然后推开了加隆,对卡妙说:“那你跟他打吧。”


卡妙把袖子捞起来,我还想着老大跟我说的指甲油,于是我又补充道:“文斗。”


老大溜溜达达过来了,我怀疑他在一直旁边偷看,就准备抓我的小辫子。老大说:“我当裁判?”


卡妙说:“好。”


卡妙放下了袖子,加隆也同意了,我找了个地方一边吃刨冰一边坐山观虎斗。


周围的人一见这阵势,三个黄金圣斗士窝里斗,嚯,厉害。连忙腾出一小块地方,卡妙和加隆各站一边,中间站着老大。


左青龙,右白熊,中间站个大总攻。


我的脑子里不知为何冒出了这句话。


老大轻咳一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你俩谁先开始?”


三双眼睛齐齐看向我,我把嘴里的刨冰咽下去,说:“划拳吧。”


卡妙和加隆以光速比划了一下,老大说卡妙赢了,加隆倒没什么反应,看起来应该没有什么暗箱操作。


卡妙说:“极光处刑。”


加隆说:“我躲开了。”


卡妙说:“不可能。”


加隆说:“怎么不可能?”


老大说:“米罗,你怎么看?”


我又咽下一口刨冰,说:“猜拳吧。”


加隆赢了。


老大说:“那加隆你再来。”


加隆说:“我一个银河星爆打碎了玻璃瓶子。”


卡妙说:“没打中。”


加隆说:“去你妈的。”


卡妙:“……”


场外的冰河冲加隆喊:“你怎么跟老师说话的?”


加隆说:“你老师先出老千的。”


老大说:“加隆你都快三十岁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输不起。”


加隆说:“撒加你都快三十岁了怎么还乐意出老千祸害人。”


卡妙说:“话不投机半句多,出去打吧。”


老大说:“先听听米罗的意见。”


三双眼睛又看着我,我拿勺子把一块冻得特别结实的冰块捣碎,然后告诉他们:“别在天蝎宫里打就行。”


老大瞪了我一眼,然后他转身跟卡妙和加隆说:“圣斗士之间不许私斗。”


加隆说:“呵呵。”


卡妙说:“个人恩怨,不算私斗。”


老大的眉毛都快挑到天上去了,他指着加隆和卡妙说:“你们这是要造反?”


海飞丝说:“是的。”


哈根达斯说:“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


我兴致勃勃地换了一条腿坐着,这次又不是我闹的事,是老大自己调和不好,赖不着我,以后老大要是不给我买指甲油我就拿这个理由堵他。


我把最后一口刨冰咽下去,擦了擦嘴,对眼前一触即发的气氛置若罔闻。


女神捂着脸跑出来,后边追着一个大菠菜,她边跑边喊:“撒加!艾俄罗斯!你俩死哪去了!!老娘好不容易弄到的黄金苹果丢了!!!”


tbc




浪子有话说:


写文老卡怎么办?


脑洞若不够,修罗场来凑。


团子生日整点喜庆的,就让妙哥和二爷告个白吧,我可不像某些人那么虐啊虐的。

评论

热度(58)

  1. 玄穆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