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穆

替嫁新娘(39)上

网上闲人:

“您的父亲是英国的兰开斯特公爵,也被称为蔷薇公爵。这个称号的由来一般都以为是因为他喜爱蔷薇,他的纹章中有蔷薇的图案,连他的卫队也被命名为蔷薇骑士团,因此在前英王这样叫他之后,大家都这样称呼他。其实只有极少数的人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他身上的蔷薇胎记,那是他拥有最纯正的英国王室血统的证明。”

侯爵偷瞄了一眼稳坐不动的米罗,为他连眉毛都不动一下的冷淡表现深感诧异。他颤抖着声音继续说了下去。

“十六年前,蔷薇公爵微服到了法国,那时他已被他的伯父前英王内定为英国王太子。为了能跟这位未来的英王拉上关系,在他途经布列塔尼亚时我邀请他到我的城堡游玩。在那里他遇上了您的母亲……”

侯爵的心中暗自叹息,也就是那时,蔷薇公爵用他的话语挑逗起了我深藏于心底的野心,从此我不能自拔地陷了进去。但我却一点都不后悔,因为那个美貌无双的人哪怕要我饮下毒酒我也会照办的,他有让人心甘情愿臣服的魔力!

“您的母亲就是我妻子的妹妹,您和我的女儿之所以长得那么相象是因为你们象你们各自的母亲,而你们的母亲是一对像貌酷似的孪生姐妹……”

米罗微微动了一下,一切的迷底就这样向他敞开了,一阵强烈的感情旋风掠过他的心灵平原,他几乎想要大哭,但最终他忍住了。

“那年蔷薇公爵在我的城堡与您的母亲相遇,他很快就爱上她了,一心想要娶她为妻。但他在英国已经有未婚妻了,是他叔父也就是现在的英王的外甥女,这场婚姻的政治意义很大,他一时很难推掉。于是他在我的城堡私下与您母亲成了婚,他想用既成事实来请求他的伯父同意解除婚约,并认同您的母亲为他的合法妻子。”

直到今天侯爵仍对那个思考精密、处事冷静从容的人会做出这样轻狂的事感到不解。

“蔷薇公爵在您母亲怀孕后不久返回了英国,临行前他托付我好好照料您的母亲和他尚未出世的孩子,他承诺将来会回报我的帮助。本来说好一个月后他会来接您母亲,但不料他竟一去不复返,回到英国后不久就被下了大狱,据说是因为他的叔父向前国王呈上了他与法国人阴谋勾结、妄图杀死英王好早日登上王位的证据,从而触怒了一向宠爱他的英王。其实这种事根本不会有人相信的,因为谁会相信一个数次大破法军、逼得前法王签下耻辱条约的未来的英王会里通外国。但奇怪的事发生了,那时已年老昏庸的英王相信了那些谎言,他不听您父亲的任何解释,怒气冲冲地把他关进了伦敦塔。这一关就是四年,这期间虽然您父亲的亲信部下被他的叔父以各种理由剪除消灭,但仍有不少忠于您父亲的贵族一直在为他重获自由四处奔走,终于有一天,前英王下令重新调查此事。正当大家以为终于有了希望时,英王突然去世,他留下的遗诏是让他的弟弟,也就是您父亲的叔父继位。”

也就是那个时候,侯爵把对我的一切厚待通通取消,因为我的父亲不可能活着离开伦敦塔,我也就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米罗悲愤地想着往事。

“我母亲呢?”

“她在生您的时候因难产而去世。”偷瞄到米罗的眼神暗了下来,侯爵连忙说道,“我好好照料了她的,我把城堡里最好的医生都叫来了,可您母亲的身子太弱,她又一直叫着只要保住您就行了,所以……”

米罗的眼泪流了下来,对那样爱他、宁愿舍弃生命都要让他出世的母亲他竟无缘见上一面,他感到心痛如刀绞。

“我父亲……他还活着吗?”米罗艰难地开口问道。

“公爵大人生死不明,几年前曾有传言说公爵已被折磨至死,只不过现在的英王为了怕引来众怒而一直隐瞒不说,毕竟大家对公爵的冤屈是心知肚明的,而英王的得位不正大家也早有猜疑。不过这个传言也只是传言,究竟真相如何大概只有英王知道。”

米罗怔怔地凝视着摇曳的烛光,“我父亲知道我出世吗?”

“公爵知道。在您出生后不久公爵的亲信就赶来看您,同时送给我一箱珠宝答谢我。他还带来了专门照料您的侍女,莫瑞夫人。不过那时候身处狱中的公爵可能已预感到自己的叔父会把自己致于死地,他担心他的叔父迟早会发现您的存在,命他的爪牙把您一并除掉,于是让亲信告诉我一定要把您偷偷藏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躲过他们的追杀。我照办了。”

“我父亲是不是还告诉你,赶快巴结上他的叔父,以避免受到怀疑?”

侯爵吃惊地抬起了头,“没错,公爵是这么吩咐我的,我也照办了。”

是啊,你照办了,米罗的心中涌动着酸楚与悲凉。我的父亲为了保护我尽了他最大的努力,他知道你并不可靠,在他还没最终被你认为是死定了之前,他让你巴结上了他的叔父,因为你隐瞒了我的存在,也就是欺骗了你的新主子,所以当你最终背弃他时,你也不敢把我交给那个篡位者。至于你这些年为什么始终无法真的致我于死地,应该说那是因为你是个懦弱的小人,希望我死,却又不愿自己的手上染上血迹,有时候被狗吃掉的良心又会突然冒出来,阻挡落下的屠刀。这一点我父亲也想到了吧,所以他才会在那种危机下将我托付于你。

“您父亲的亲信离去后不久,就在加莱附近的一个小渔村被人杀死了。我担心得要命,害怕杀手会顺藤摸瓜找上我,于是连夜把您和莫瑞夫人送走。不过还好,并没人再找上门来,从那以后我也再没见过公爵的人。我遵照公爵的吩咐将您送到了我的一个隐蔽的城堡里抚养,以后的事您都知道了。”

侯爵惶恐万分地低下头,他不敢看米罗的神情,害怕看到米罗因想起往事而愤怒的眼神。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米罗一时半会儿也不想理他,他默默地坐着,回味着从未见过面的父母对他的疼爱,冰透了的心有了一股浓浓的暖意。

“那些陷害我父亲的证据从何而来?”

即使听到沙加说那是加隆的叔叔设计的,加隆也没否认,米罗还是情愿听到相反的谎言,这样他为加隆纠结的心痛就能减轻些。

“那个我不是很清楚,”侯爵犹疑了一下,“不过我去伦敦祝贺现任英王登基时,曾在无意间偷听到他的亲信对另一个亲信贵族说,那些证据是从法国宫廷里流出来的,说是一些公爵和当时的法国宰相私底下来往的书信。”

也不过就是一招离间计,米罗苦涩地想着,我的父亲就这样被毁了!那个篡位者知道这些证据是伪造的,而设下此计的法国宰相,加隆的叔叔,也知道他会利用它来整倒我的父亲,两个不见面的阴谋家就这样联手把我父亲致于了死地!

他拼命地压抑内心澎湃汹涌的感情,但他的瞳眸中仍满布了他无法抑制的愤怒和鄙视之情。

我的父亲,您的冤屈由我来为您复仇!英国的篡位者已被他十几年前的同盟算计,相信海军军力损失过半的他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本来就没坐稳的宝座说不定也不会长久。如果您还活着,他的失败就是您脱困的良机,如果您已不幸去世,那就请您在天国看着您的仇人覆灭吧!

至于法兰西的阴谋家,我要他们为此付出血腥的代价!

静默良久后,米罗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他淡淡地对一直惊恐不安的侯爵说,“把你的兵权交给我吧,由我来指挥说不定你还有一条活路。”

侯爵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少年那既沉稳又充满霸气的眼神让他恍若又见到了那个让他甘心坠入地狱的蔷薇公爵。侯爵心中清楚,就是当年蔷薇公爵充满诱惑的言辞让他走上了不归路,埋下了今日反叛的火种。但那个人,即使是他放出了自己体内潜藏的疯狂欲望,即使后来自己为了自身的利益背弃了他,但对他无比的崇拜之情,虽经岁月流逝却也没有减去分毫。他深信如果蔷薇公爵在这里,以他的智慧一定能将他救出困境。

然而这个少年……他认真地看着少年那与年龄不相称的深沉难测的眼眸,虽然还是个孩子,但他已有了凌驾于我之上的威严,他头脑之敏锐、洞察力之强已屡屡让我惊骇,说不定源自他天纵奇才的父亲的智慧真能帮助我打败强敌……

想到此,侯爵单膝跪了下来,他低头说道:“我愿把我的兵权交给您,请您指引我们走出困境。”


评论

热度(43)

  1. DyeD-Vampire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曾有你的天气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霜月遥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4. 洛子伊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5. 一根野生的大鸭毛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6. 玄穆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