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穆

【SS相关/全员/粮食】天之痕 番外 片段

昕月:

 @青冥 更新个片段

第二大陆历1186年5月,幽暝王朝战败,青砂军队取得历史上最值得一书的辉煌,曾让整个大陆丢盔弃甲的黑色战甲部队彻底溃亡,千年来从没有其他国家军队涉足过的古老都城此刻被别族打开了大门,跟随总理大臣史昂的豪华马车,撒加率领着五个军团步入这座古都,历史中对这个时刻从来都是溢满赞美之词,身穿金色战甲的将军骑着战马走在阵前,身后是代表各个军团步伐齐整的十万大军,在各自指挥官的带领下缓缓进入都城的中心,在叹息广场一字排开,潘多拉王女以幽暝国最后统治者身份递交了誓降书,她穿着黑色有着宽大裙摆的连衣裙,脸色苍白而憔悴,黑色的长发飘扬在风中如同万千黑蝴蝶在舞动,说不出的哀愁与忧伤,虽然是战败方她也从未失态,她的神态依然高贵而典雅,旧时代已经结束,而新的历史篇章即将展开。


但是历史真是让人难以琢磨,本来应该参加权力交接仪式的米罗和穆都提前回国,撒加率领的除了中央军团,还有修罗的第十军团、卡妙的第十一军团、阿布罗狄的第十二军团以及迪斯的第四军团,而这个阵型在几年后再次出现,只不过地点换成了青砂国都,历史的某些时刻总存在奇特的相似画面,人们总会后知后觉得发出惊呼,原来一切早就埋好了伏笔,或者可以说是无法避免的宿命。


可是在那刻,以后的一切还未发生,人们眼前看到是胜利者脸上无法掩的张扬和傲然。


而此刻,在幽暝国通往青砂国的大道上,有支军队正在往青砂国方向驰聘,他们的指挥官正躺在随队的马车里,间断出现的低烧让他的面部呈现出不正常的绯红,那次箭刺穿肺部造成的伤后遗症实在是太严重了,原本的飞扬跳脱的表情早就不见,年轻军官的嘴唇紧紧抿着努力不让痛苦泄露出来。


紫发青年有些担心的表情看着自己的朋友,他掀开车帘,看了看眼前的地形,问了一直骑马陪在旁边的金发少年,“冰河,是不是快到阿格龙河了。”


“是的,穆先生,按照现在的速度我们大概傍晚就能渡过阿格龙河,再走五十里地就能到达青砂国境内了。”少年回答道,随后他往车窗内望了一眼,“上校情况如何了?”


“还是老样子。”穆的声音有一丝疲倦,“冰河,现在时间比较紧急,渡过阿格龙河后我们能不能不过夜,只就地休息一会就直接赶回北河。”


“这没问题,穆先生,我现在就通知前面队伍。”


“冰河等下……”马车内传来另外的一个青年略有些虚弱的声音,“我没事,不必为了我都弄得大家疲惫不堪。”


穆和冰河对视了一眼,冰河勒了下想要向前疾驰的骏马,减缓了向前的速度,和马车上的士兵说了句什么,随后他才加快速度向前奔去。


米罗已经醒了,他努力想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却是一点力气都无法使上,穆伸出手轻轻扶住他,让他可以半卧从而舒服些。


“从来也没想到自己会弄到如此地步。”片刻之后,米罗带着自嘲说道,他从没想到自己会变得如此衰弱,像个脆弱的瓷器般随时就会跌个粉碎,此刻车帘被风吹起,他看到那之外有些熟悉的景色,那时他正率领第八军团刚刚渡过阿格龙河进入幽暝国境内,而阿格龙河一直做为幽暝国的入口一直是天然屏障,却被加隆突破,再此之后逆转了两国的交战局面,前期一直被动挨打的青砂国深入幽暝国境内,开始全线进攻。


往日的一切历历在目,而今景色依旧,却是物是人非。此刻落日的余晖从车窗的缝隙映射进来,给车身的一切都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芒,而米罗只能捂上眼睛,遮挡住快要抑制不住的情绪。


对加隆选择这样决绝而激烈的离去方式,米罗还是无法释怀,其实他知道单从战略决策上撒加的选择是没有错的,先是确保主战场的胜利,胜局已定的时候尽快安排援军支持,这才是最正确的方式,如果接到战报就冲动调动军队去支援,不仅对主战场的战局不利,甚至会打乱阵型从而也许可能被对手反败为胜,那之前所有的牺牲和付出的一切都会白费,加隆在以少敌多完全没有胜算的把握下,才会选择那种激烈的同归的方式,因为那才是最快速得解决办法,如果加隆再拖延,拉达很可能分出部队支持前线,那么整个后防都有崩溃的危险,唯有速战速决,那么最快的方式莫过于同归于尽,没有主帅的队伍只是一盘散沙,夠不成威胁,加隆用自己的牺牲,成全了撒加在主战场的胜利。


为何要坚持至此,到底还是为了撒加吗?为了替他打开通往权力巅峰的道路,哪怕这条道路盛满多少鲜血和骸骨吗?加隆,难道这就是你所谓无法摆脱的执念?


如果该去埋怨、去责怪,那就只能归结于命运,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加隆就不能再多等一会,米罗当时带去的轻骑兵,加入战局的话足以等到撒加的援军来击溃拉达曼拉斯的队伍。


——这是我的选择,所以请原谅我的任性。加隆这样说道,他拼尽所有的力气紧紧抓住拉达曼拉斯的肩头,拉达想抽出刺进加隆身体的剑却因为加隆的动作而无法动弹,在纠缠的那刻加隆身体往后一跃,拉达在加隆的眸子里看到自己因为恐惧而变形的脸庞,而映在他眸子最后那个狂傲的男人最后的表情却是释然的。


这些半昏睡的日子米罗总是梦到加隆,从幼年相遇到重逢,过去的一幕幕在他的脑海里反复上演,可是最后却连一句告别都没有、连最后一面也无法相见,在那个尸横遍野的战场,即使被下属告知加隆已拉着拉达曼拉斯坠入悬崖,可是他不相信,加隆不可能就这样死去,他一定还在哪里,即使之前他遭遇过多少危险、即使那次和索罗王朝军那惨烈的最后一役,所有人都相信他不会再活下去,可是他还是回来了……加隆不是会那么轻易死去的人,在某个时刻也许会再次出现他的面前,就像那次一样……米罗站在那森森断崖前,看着那黑呦呦不见地的深渊,头一次感到这次之后他真是无法再和加隆相见了,那种被绝望控制的感觉迅速得侵袭了他的全身,他明明看到加隆向他伸出的手,却在快要抓住那刻滑落,他看着他坠入深崖却无力拯救。


“一切都会过去的,即使你对现在的自己无能为力,但是再过些时候回想起来,不过只是一时的困惑吧,或者米罗你其实是个自怨自艾的人,那就没法说了。”穆笑着将羊皮水囊递给米罗,“与其花时间去想一些无聊的问题,还不如好好考虑要不要喝水。”


“穆你还是喜欢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米罗接过水囊,刚才在眉间涌起的阴郁此刻似乎开始慢慢散开,穆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现在看来米罗已经开始慢慢恢复过来,他一直觉得他的朋友是坚强的,即使遭遇过多少失去、即使经历了多少彷徨挣扎,他相信他一定会突破内心的桎梏,从第一眼见到他开始,他就是如此坚信的,史昂也和他说过他们中最坚定的人其实是米罗,这个年轻人身上也许背负着他们所无法了解的重负,可是他的眼神却一直坚定,从未有过动摇……


评论

热度(28)

  1. artscoo海昕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玄穆昕月 转载了此文字